两度冲击港股失败的库克音乐,能在纽交所圆梦吗?

2020-12-29 00:13:21来源: 牛牛观察作者:

库克音乐到底投资价值几何?如果成功在纽交所上市,美股投资者又会如何投票?

在连续两次冲击港股IPO失败后,库克音乐又将目光锁定在了美股。

日前,库克音乐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更新后的招股书,拟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KUKE”。

根据招股书,库客音乐拟募资5000万美元。其中70%的募资拟投向智能音乐教育服务,扩大业务地理覆盖范围,加强公司技术能力;约15%的募资拟投向内容方面;约10%拟用于潜在收购和战略投资。不过,库客音乐尚未披露拟公开发行ADS的数量。

那么,此次库克音乐能否圆上市梦?库克音乐到底投资价值几何?如果成功在纽交所上市,美股投资者又会如何投票?

1. 中国领先古典音乐许可和订阅提供商

成立于2002年10月的库克音乐,是中国一家领先的古典音乐许可和订阅服务提供商。

根据Frost&Sullivan的数据,2019年库克音乐成为中国最大的古典音乐许可服务提供商和第二大在线古典音乐订阅服务提供商,营收分别占46.6%和13.8%的市场份额。

\

库客音乐拥有Naxos、Countdown等国际著名唱片公司的授权,目前已经收藏了世界上95%的古典音乐,汇聚了近42,000位艺术家、近2000种乐器的音乐作品,总计超过180万首曲目。

\

与此同时,库克音乐在智能钢琴批发市场中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20.4%;在智能钢琴和智能钢琴教育服务的销售收入以及使用智能钢琴的音乐学生数量方面,在2019年分别占20.5%和20.4%的市场份额。

在2020年2月收购BMF之后,库克音乐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具有举办大型现场古典音乐活动的经验和规模的公司之一。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九个月,库客音乐的收入分别为1.52亿元、1.46亿元和0.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46.4万元、5676.2万元和-5,936.9万元。

\

\

在细分市场有着多个光环的库客音乐,其上市之路却并不平坦。

2016年8月4日,库客音乐在新三板挂牌上市。2017年11月20日,从新三板摘牌。此后,库客音乐分别于2018年6月12日、2019年1月15日在港交所递表,拟在香港上市。不过,这两次冲击IPO都无功而返。

在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已正式成为法案的大背景下,此次库客音乐放弃在A股和港股上市,转而去纽交所,或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么,能否成功挂牌上市,对库客音乐来说则意义重大。

2. 库克音乐到底投资价值几何

牛牛观察从库客音乐的收入结构,来简要地分析一下库客音乐的“护城河”和投资价值。

根据招股书,2019年和2020年前9个月,库客音乐的音乐授权和订阅服务、智能音乐教育和现场古典音乐活动分别占比44.9%、31.0%、24.1%和86.6%、12.3%、1.1%。

\

音乐授权和订阅服务无疑是库客音乐的收入“大头”。库客音乐已建成中国最大的古典音乐内容库,且绝大部分内容都是独家许可。然后将音乐内容主要许可给在线音乐娱乐平台、数字音乐服务提供商、影视制作公司、航空公司和智能硬件公司而获得收入。

“最大古典音乐内容库”、“独家许可”,这可以看做是库客音乐的“护城河”。但是,这个“护城河”并非坚不可破。

根据招股书中披露,截至2020年9月30日,Naxos授权的内容占了库客音乐提供的内容的95%以上。一家独大的授权,如果Naxos公司终止授权或在协议到期后,修改授权条款或大幅提高专营权费,毫无疑问,将会对库客音乐的业务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

库客音乐的第二大收入是智能音乐教育服务。其提供的智能音乐教育解决方案主要包括专有的Kuke智能钢琴、Kuke智能音乐教学系统和Kukey课程。

在招股书中,库客音乐也承认,自身在智能音乐教育方面的运作经验有限,以及在发展课程提供模式方面的记录较短,不能保证业务模式会成功,或会不时迅速调整运作模式。

库客音乐的现场古典音乐活动板块,同样也面临这方面的问题。在收购BMF以前,库客音乐没有任何经营现场古典音乐活动的经验。如何应对中国现场古典音乐表演市场运营的挑战,则决定库客音乐在这个板块的经营业绩。

\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多个因素的影响,库客音乐的业绩已经出现大幅的下滑,并出现了较大的亏损。

例如,延迟的学校和幼儿园重开导致Kukey课程的销售、Kuke智能钢琴、Kuke智能音乐教学系统和机构音乐订阅服务大幅下降。截至2020年6月30日,Kuke智能钢琴、Kuke智能音乐教学系统及相关配件的销售额从去年同期的1020万元降至20万元;机构订户的数量从去年同期的107台下降到70台。

由于广大民众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担忧,导致库客现场古典音乐活动的数量大幅减少,门票销售和赞助费用下降明显。特别是2020年北京音乐节票房收入和总赞助费分别比2019年下降了92.6%和36.4%。

库客音乐的收入何时能够恢复增长,并且扭亏为盈,至少到目前为止,依然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综合以上基本面来看,做多还是做空,相信广大投资者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赞助商链接: